繁體

一杯珍奶,能摇出大马新经济奇迹?

一杯珍奶,能摇出大马新经济奇迹?

0

珍珠奶茶,源自于台湾,简称为“珍奶”,是一种将粉圆加入奶茶后,调配而成的饮料。

 

当然,珍奶也不只是单薄的粉圆加奶茶,它的口味很多,且可以加入凉粉和布丁,让口感更为丰富一些。在视觉上,也增加了效果,例如黑糖慢慢的融入奶茶,形成一种纹路的美感,让人看着看着感觉自己喝的不再是奶茶,而是一种时尚,一种艺术品,甚至是一种幸福感觉。

 

说起珍奶,其实早在90年代初,已经进入大马风靡一时。当时的经营模式,是以小客货车驶入社区,比如巴刹、夜市、校园门口、工厂门口等的方式来售卖。小客货车上摆满各种各样、五颜六色口味的奶茶粉末,价钱一杯大概3令吉,颇受欢迎。后来,因为冒起了许多咖啡馆,珍奶客货车几乎绝迹。

 

直至大约这一两年前,珍奶风潮像是卷土重来,一发不可收拾般,在我国饮料业制造出另一波的风潮,不少人似乎冲着珍奶有利可图的心态。目前,在我国半岛3个主要大城市,分别是吉隆坡、槟城和柔佛,一间间的珍奶店如雨后春笋般开门营业。

许多珍奶品牌,不止奶茶要好喝,也要有包装有特色,年轻消费者才会愿意买单

 

消费群体年轻人为主

 

珍奶风潮的袭击,主要消费群体还是年轻人,而这其中女性居多,许多品牌甚至还强打攻入了广大的友族同胞的市场。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在于奶茶便捷、浓香甘甜、新鲜等特点,非常符合年轻人的消费习惯,而对于友族同胞而言,他们喜爱甜度较高的食品和饮料。

 

年轻人都喜欢在奶茶店与朋友聚会聊天,除了喝珍奶是一种时尚,也是放松和休闲的最佳时刻,再加上有网红打卡宣传,年轻人跟随脚步也来一杯的追风效应下,让珍奶店前大排长龙,人潮满满的,甚至一些商业地区,陷入交通瘫痪的局面。

 

珍奶深受年轻人的热捧,在珍奶店人龙长长等待消费的画面,无不让人充满想象,尤其是那些想创业的朋友,期待借着奶茶效应来发一次“珍奶财”。结果我国主要城市,包括槟城、吉隆坡和柔佛新山,在短时间里面,一间间的珍奶店冒起,相隔一条街甚至离竞争对手只有咫尺之遥,誓要在珍奶界分到一杯羹。

 

珍奶店的位置通常都是在人群集中的地方或者人流量大的地方,像商业街、办公写字楼区、学校周边商圈等,因此也加剧了竞争。

珍奶店的位置通常都是在人群集中的地方或者人流量大的地方

 

珍奶风潮可以撑多久

 

然而,值得探讨的是,经营者是否真的能够赚到一笔“珍奶财”吗?而珍奶店是否能够为我国经济带来一片春天?还是那句“刹那光辉不是永恒”呢?不要忘记,珍奶也曾在我国风行一时,只是后来退热了,现在又重来,这股风潮的持久度又会是多长时间?

 

除了珍奶店,我们也可以看看国内咖啡馆的发展和趋势。过去,咖啡馆也是人人争相开设的一门生意,不过真正能够持续经营的,说真的不是很多。如今珍奶店这种情景,仿佛是咖啡馆的缩影,最后会否再次面临泡沫化?

 

因避免一些人因羊群效应,还未搞懂经营生意就一头栽的创业,经营起珍奶店而导致血本无归,我们不得不探讨“珍奶风”是否真的能够为店主们赚到“珍奶财”。我们整理一个珍奶店的商业模式,假设创业人士想开设珍奶店,可以参考以下数据进行分析。

 

开店的成本盈利计算

 

首先,假设经营珍奶店的开张费用是加盟费100千令吉、装修费200千令吉,那么初期营业费用总共需要300千令吉。

 

如果业者期望在3年赚回本金,那么,300千令吉的初期创业费用除36个月,相等于一个月需要有8333令吉的利润。(许多人在计算盈亏上,经常忽略把装修和加盟费纳入成本计算,导致很多生意做到最后才发现赚了等于没赚。)

 

所以,每月固定成本包括租金6000令吉、员工薪水1万2000令吉、水电费3000令吉、宣传费5000令吉以及8333令吉的装修及加盟费,总共3万4333令吉。

 

假设一杯珍奶的售价,以每杯12令吉计算,一天卖出200杯,一天相等于赚取2400令吉,然后再减去每杯珍奶的成本价3令吉60仙,200杯相等于720令吉。

 

每月销售额的计算就是2400令吉,乘以30天,等于7万2000令吉;然后再减去720令吉,乘以30天,等于2万1600令吉,每月盈利等于5万400令吉。

 

将5万400令吉的盈利,再减每月固定成本3万4333令吉,净赚1万6067令吉。

 

1万6067令吉的净利,乘以36个月,等于57万8412令吉。

 

开珍奶店没那么简单

 

现在,让你想一想,若你也想开设一家珍奶店,或者和10多个朋友合伙创业,你有信心连本带利赚回来吗?

 

假设你没有把装修和加盟费纳入成本计算,即使你3年赚30万令吉,也只是刚好覆盖你的成本而已,那你觉得你有赚到钱吗?

 

开店创业不容易,以营业成本的费用进行分析后,让大家看清楚风险。若计算后认为有利可图,营业手法可战胜竞争对手且有一套永续经营的系统,那么就勇敢一搏吧!


转载自:专题报道【城市CEO】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