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记咖啡飘香75载 第四代曾恒亮继承创新砥砺奋进

新文记咖啡飘香75载 第四代曾恒亮继承创新砥砺奋进

0

早期从中国南来的曾国党,本从事渔获买卖,惟当时面对生意难做,想转行的他突然看到咖啡商机,在没有任何炒咖啡经验的情况下,他买了咖啡豆回家,边学边做,开创了如今的槟城老字号咖啡新文记。新文记咖啡厂设在日落洞,时至今日已打下75年历史的稳固根基!

新文记咖啡粉的供应一开始仅限于日落洞一带,从创办人曾国党一手传承给第二代曾华川,再分别传到第三代曾台霖及第四代曾恒亮,现在的新文记在新生代曾恒亮打理之下,给了这个传统行业发展重新注入了新活力。

虽然机器逐步取代以往的人工烘炒咖啡,不过新文记的经营模式75年来始终如一,即每日新鲜烘炒的咖啡粉只供应给槟城的咖啡店和小贩中心。充满想法和活力,勇于尝试的曾恒亮,加入新文记后想重拳改革,以致祖孙的关系一度陷入紧张局面。

想重拳改革但不获祖父认同

现年28岁的曾恒亮,自小在咖啡厂长大,熟悉工厂环境和操作。他在中学时期,脑海就浮现许多咖啡厂改革计划;大学毕业后,直接回到咖啡厂帮忙。他从底层做起,经历咖啡烘炒热炉的历练,才逐步接手管理层的工作。

新生代处事作风不同,说做就做。他要启动其改革计划,除了保留原有的客户群,他计划生产独立包装的咖啡,为新文记开拓新产品及客源。虽其想法获得父亲的全力支持,惟其祖父曾华川持反对票,认为此举不实际。因为这件事,祖孙的关系一度僵化。

为了家庭的和睦,并确保咖啡厂在现状与转变之间取得平衡,曾台霖决定出资让儿子启动其新计划,各方达成共识,新产品用新文记品牌,并向咖啡厂购买原材料。

虽然不获祖父的支持,但是曾恒亮理解祖父的立场,因为祖父的年代,是接单后才开始烘炒咖啡,再将新鲜咖啡粉送到客户手上。或许,祖父的经营方式不适合这个年代,同样的若把他的想法放在祖父的年代,未必合时宜。

皇天不负有心人改革没白费

他在2018年开始研发新产品,就连员工们都质疑其做法是否行得通。因各方都对其抱着怀疑态度,导致他曾经质疑自己的做法。在新产品新文记槟榔传统屿咖啡乌出炉后,起初的销售量确实不理想,一个月仅售50箱,约1200个小包装。

“在新文记推出二合一包装咖啡时,市场上的咖啡产品已经琳琅满目,如何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上杀出一条血路,确实充满挑战。”再说,其他品牌的咖啡售价约8令吉,曾恒亮大胆将其产品定价12令吉,这又引发质疑声音,为何要与市场反其道而行。

他强调:“我对自家生产的咖啡有信心,最好的品质及口感,比市场上其他牌子的咖啡更优质。”

也因对自家产品充满了信心,从当初销售量不理想,销售量逐步稳健上升,其努力的成绩也让祖父与员工们看在眼里,员工们都对此改观,而当初最反对的祖父,其心态也开始软化,这也是给予曾恒亮最大的肯定。随着订单越来越多,曾恒亮投资购买机器自行包装咖啡,本来生产咖啡粉仅供应槟岛,如今终于冲出槟岛扩展至中南马,都可以买得到新文记的咖啡。

曾恒亮的改革,不只是停留在一种新产品的开发。他要把传统咖啡带上更高档次,可以媲美精品咖啡,又不失传统咖啡的精髓。第二波改革,他购买了各个国家生产的咖啡豆,并将咖啡豆混合烘炒制作新的咖啡粉。他和团队花了超过半年时间,屡败屡试,甚至一天的咖啡量过高,整个人乏力,宛如喝醉般,连开车的力气都没有。

咖啡体验馆成槟旅游新地标

就这样不停的实验,将4种咖啡豆混合,平衡咖啡因比例,研发成功。新产品命名为“皇家顶级咖啡”,保留传统咖啡的精髓,但味道更香浓,甜度更低,符合现代人健康意识。惟其售价不再是10多令吉,而是比市场高出许多的25令吉,虽然售价高昂,却因咖啡味道更香浓更顺滑,仍然吸引许多客户掏腰包消费。

改革计划的成绩不俗,对曾恒亮而言这是一个很高的肯定,但其并没有因此自满停下脚步。他希望让人们更认识传统咖啡及打破人们对咖啡的误解。第三波改革,他租下了咖啡厂隔邻的店铺,将其打造成为咖啡体验馆。

新文记咖啡体验馆是槟州旅游的一个新地标,除了让消费者和游客上门直接品尝新文记咖啡和道地美食,咖啡馆也打开门户欢迎学校、团体或组织参访,借此增强品牌和教育营销。

新文记咖啡体验馆开放参访,让公众了解新文记的历史和咖啡烘炒制作过程。


转载自:创客人生【城市CEO】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