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16岁双目失明,期间不忘学习又还读了个法学博士

16岁双目失明,期间不忘学习又还读了个法学博士

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Jack Chen 早早起床,他要从位于新泽西的家中赶到 Google 位于纽约切尔西的办公室。整个路途需要换乘一次地铁,并还要走一段路。对于千千万万上班族而言,这没什么值得关注的,但陈和普通人不一样,他是个残疾人双目失明。

「大大小小的柱子,就像你在宾夕法尼亚地铁站看到的,都是我的隐患,」陈说道,「但是我发现如果我在通过第一个柱子的时候大概转弯 45 度,我就可以顺利走过去,而不会撞到另一个。」

陈在 16 岁时就完全失明,那时候还是高中,但他成绩优异,之后就读于哈佛大学获计算机专业,在 DEC 公司担任一年研究员的工作之后继续求学,获得伯克利大学计算机科学的硕士学位。此时是 2000 年,毕业后的陈在 Xanboo 公司(后来被 AT&T 收购)担任了 5 年的系统工程师,期间同时在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 )法学院进修,2005 年成为一名 J.D.(法学博士)。

2005 年之后的陈开始了自己的律师生涯,前三年在凯尼恩&凯尼恩律所担任专利和商标代理人,2 年后去了博茨律所依然负责专利事项,包括专利授权、买卖和专利保护等。到了 2010 年,陈又换了份工作,成为 Google 专利事务部的职员,并在 2014 年起全面负责起 Chrome 浏览器相关的专利事务。

因为什么都看不见,陈只能通过辅助手段使用电脑,他的桌子上有能阅读屏幕文字的设备。他也使用苹果手机,但是开启了 VoiceOver 功能。一般来说,陈可以通过语音设备每分钟理解 620 个单词,这个速度对于正常人而言简直不可思议。

六年来,陈独自从家到公司已经轻车熟路,他说自己的脑袋里装有一个地图,对于可能遇见的障碍物早已烂熟于心。并且他还能借助耳朵以及鼻子判断自己所处的方位。他对于来来往往的汽车声十分敏感在,能听出自己是在人行道还是车道,以及过马路时汽车是开过来还是开过去。至于嗅觉,街边面包店和咖啡店都是信标,通过这些气味就能判断自己大概到哪了。

陈业余喜欢体育运动,曾经 5 次完成铁人三项,包括 2.8 千米游泳、180 千米自行车赛,以及 42 千米长跑。但是陈参加运动的方式与常人不同,他在游泳和跑步时需要用长绳牵住,不然会路线会偏。至于自行车赛,则需要另一个人在前面控制方向。他说参赛准备阶段,他每天 3 点就起床锻炼身体。

铁人三项之自行车

陈在 16 岁那年因为视力问题做过手术,但不幸的是手术并不成功,「我得一只眼睛的视神经都遭到破坏」陈说道,同时由于手术时头部不由自主动了一下,另一只眼睛的视网膜损坏严重。之后两只眼睛就都失明了。

据康奈尔大学的数据,全美在 2014 年有 700 万存在视觉残疾,但其中只有 27% 的人有全职工作,60% 的人完全出于失业状态。对于盲人而言,律师或许是最好的职业选择。

在 2013 年,美国律师协会公开了一份倡议,呼吁各大律所承诺职业律师中残疾人应该占到一定的比例,无论是心理残疾、肢体残疾或其他感官残疾,都可以在律师界某得一份工作。美国多个大型律所都签署了这份承诺,同时还包括大型公司如微软、星巴克以及药店连锁企业沃尔格林。

转载:创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