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为了生计不得不在当你老了眼眉低垂的时候还要继续工作维生

为了生计不得不在当你老了眼眉低垂的时候还要继续工作维生

等到 00 后该退休的时候,他们会发现世界已经和年轻时大不一样了。过去的退休人员、如今的退休人员以及未来的退休人员将面临完全不同的待遇。站在未来看当下,当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女性职工受困于母亲的角色难以大施拳脚,通货膨胀阻碍了经济发展,核战争的威胁开始渐渐显露出来。但是如今的世界也不是全无优点,至少劳动力市场遵循的法则是简单明了的:只要你找到一份工作,在职业阶梯上努力攀登,年回报率 8% 的金融市场将提供给你一份可观的养老金。现在的劳动者可以在 60 岁的时候退休,靠着以前按照工资比例缴纳的养老金,度过余下舒舒服服的 10 年或者 20 年的晚年生活,安然地走向死亡。

 

如今社会对于「工作」的定义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共享经济不仅仅是带来了 Uber 司机这样的新职业,已经有十数个行业的从业者主要是由非固定从业者构成,从广告、新闻到金融咨询与法律咨询皆是如此。根据 2016 年的研究,超过三分之一在美国工作的人都是自由职业者。即便是对于那些拥有一个传统意义上雇主的人来说,由于不断攀升的跳槽率,曾经一对一的长期且稳定的雇主与雇员关系也在土崩瓦解。

许多国家现有的养老金储蓄计划并不适合这个自由职业者不断涌现的时代,新经济中的这些新型劳动者难免不会掉入现行养老金制度的大坑中。新常态已经形成:劳动力市场流动性越来越强,从长期来看金融回报率在逐渐降低,于此同时人们的预期寿命却在不断增长。(如今已经退休的老年人预期寿命已经达到 80 多岁,但是当今出生的婴儿预期寿命在未来可能会超过 100 岁。)考虑上述种种变化,我们的退休计划就应该要进行调整了,以确保未来在退休后依然能够有所进账。有些人认为在未来千禧一代(对应我国的 00 后)将不得不工作到九十岁,甚至于他们这一代人能不能退休安享晚年都成问题。政策制定者、企业和社会各方都需要想出一个解决方案。

不过也许关于退休金计划最符合未来趋势的提议并不能指望华盛顿,还是得看硅谷。虽然政策制定者正在致力于在那些非传统就业者中实现养老金按收入比例自动扣缴,但是一些技术人员认为这还是远远不够的。Digit 的创始人 Ethan Bloch 认为自动扣缴系统是一个「迟钝」的系统,Digit 是一个金融类 App,它能够基于你的收入和支出模式利用算法去得出应该从你的收入与储蓄中为养老金扣除多少。自动扣缴系统的复杂性来自于它需要适应许多不同类型的工作者,这些人面对的法定扣缴比例是不一样的,Digit 的作用就在于使用智能算法应对这种因为扣缴比例不同而带来的计算复杂性。Bloch 表示:「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扣缴模式,但是也许可以利用一种智能的算法去调整适应各种特殊的情况。」

无论作出何种努力,像上述的私营企业都不是为了解决养老金这种面对大多数人的问题而设立的,在专家看来想要彻底解决这一问题还得依靠立法改革。于此同时,千禧一代不应该坐以待毙去等着养老金问题被政府所解决。「在新经济中,更为重要的是尽你所能利用每一个机会去为未来的自己留出足够的钱,」注册理财规划师 Kenneth Perine 建议道。

文章来源:创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